我们每个人都从一个小生命慢慢长大,这期间蕴含着父母诚挚的爱与期望。我们身上也或多或少被家长带着成龙成凤的期盼,自己的孩子能够脱颖而出,成为人人羡慕的榜样,这是全天下的家长们都希望看到的事。由于巨大的人口基数和我国现有的经济水平,注定不可能像某些西方发达国家一样做到生老病死都由国家承担的社会福利。因此,高考,这一极具中国特色的人才选拔方式便成为了绝大多数普通家庭的孩子出人头地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方式。

小时候每个人都怀揣着各式各样的梦想,励志努力读书,用知识改变命运,将来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但不得不承认人与人之间本就存在着天赋上的差异,面对压力在身,有人知难而退,有人负重前行,有人却游刃有余。而何碧玉,就属于后者,一个曾被称为“天才少年”的美女学霸。

何碧玉1985年出生于河南新乡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从小父母也并未对她开展不寻常的教育,但从在小学一年级开始,何碧玉便展露出了她异于常人的学习天赋,在同龄的小朋友还未弄懂简单的加减法的时候,她已经学会如何计算圆的面积和简单的立体图形体积。在小学五年级那年,何碧玉通过层层选拔,小学提前毕业被招进河南省唯一的一所超常教育实验班——新乡市一中少儿班,在少年班她仅用了4年的时间便学完小学六年级至高三整整七年的课程。2000年,年仅14岁的何碧玉参加高考,以750分(一说900分,折算成新标准为750分满分)的“裸分”成绩一举夺得河南省理科高考状元。这是我国高考历史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满分得主,她创造的这一高考神话,至今无人能及。

最终清华大学在与北京大学对何碧玉的“争夺战”中获胜,她被清华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顺利录取。生活的本质就是不断地努力,为了每一个目标,不停地前进,何碧玉深谙这个道理。于是2004年18岁的何碧玉从清华毕业后,远渡重洋去往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深造,并于2009年获得神经科学博士学位。

在得到何碧玉博士毕业的消息后,国内的各大高校、科研机构、知名企业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又一场“何碧玉争夺战”悄然打响,各个单位都开出了诱人的价码,包括其母校清华大学在内的数所985高校甚至直接承诺了正教授级别待遇,坊间传闻有几家药企甚至开出了500万年薪的报价,可谓诚意满满。

然而何碧玉最终选择了留在美国,她先是进入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以独立研究员的身份从事博士后研究,随后于2016年进入纽约大学医学院神经学系,担任助理教授。

如今的她,通过自己的努力已经晋升为教授,这些年在神经学领域所取得的研究成果,已经让她在业内小有名气。然而在谈起回国的问题时,她却说出一段让国内网友们颇为愤慨的话:

我已经适应了美国的生活,自己的科研项目也已经进行得非常好,我会继续留在这里的。

有人说她是“白眼狼”,国家培养你这么多年现在却心甘情愿为他国效力;也有人认为人家自己选择留在哪里是她的自由,或许美国的科研环境比国内要好更有利于研究工作的进行。无论她走到哪里,都改变不了她是中国人的事实。没有任何一个人的成功是随随便便的,即便是像何碧玉这样的天才,她取得今天这样成就的背后,也必定是付出了超越常人的努力,因此她所追求的生活方式,也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

对于何碧玉,我想我们不应该去过多地进行道德绑架,这的确是人家的自由。但我想起了前浙江大学党委副书记、现太原理工大学党委书记郑强教授在九江学院的一段演讲:“科学是有国界的,尤其是当科学是为谁服务的时候,它有很深的民族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