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2016年高考的结束,为期约两周的阅卷工作正紧锣密鼓地进行。以北京为例,全市近6万名考生在96个考点的1829个考场参加了考试,今年高考共需阅卷20.5万份。1123名从全市遴选而出的教师正在紧张阅卷。

北京市教育考试院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高考阅卷进一步加大对各区教研员和中学教师的遴选比例,区级教师比例逐年增加,总人数过半,连续两年超过高校教师人数。各区评卷骨干教师、往年曾被评为优秀评卷员的教师优先遴选。据介绍,正式评卷前,会由学科工作组组织各题小组长以上负责人集中学习研究《答案及评分标准》,通过试评统一认识。之后再由学科工作组对全体评卷教师集中进行上岗前业务培训,经过实操性考试合格后才能正式上岗,防止评卷过程中出现偏宽、偏严或宽严不一的现象。高考阅卷跟考前出题一样都是绝对保密的,很多人都想知道阅卷是在怎样的环境下如何进行的。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跟随记者沈静文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高考阅卷点一探究竟。阅卷 怎么个阅法?

这里是清华大学计算机开放实验室,2016年北京市高考数学阅卷现场。阅卷点实行封闭管理,由保安、安检员、武警三重把守,公安巡逻、昼夜安保值班。入场除了水杯和证件,其他物品包括手机、手表、纸笔等一律不准带入。现场除了安检门和手持扫描仪等设备的报警声,只能听到警戒线外工作人员轻声的交谈和警戒线内阅卷老师点击鼠标的声音。北京市教育考试院副院长臧铁军表示,所有参与评卷工作人员都签订了安全保密协议,“禁止将手机、照相机、摄像机、扫描仪等设备带入评卷场所;禁止记录考生做大情况并将考生做答情况外传;不得私自查看评卷数据和考生成绩;工作时间不会客、不打电话,不进行与评卷工作无关的其他活动。”

阅卷究竟是怎么个阅法?清华大学招生办公室主任刘震介绍,在北京市高考数学阅卷点,280多名评卷教师在9日到位,其中约170名来自清华大学。专家组在当天学习了评分参考,10日制定评分细则,11日组织样本卷进行试评,直到所有阅卷人员都通过评卷考核、每一道题都不再出现新的争议,才于12日起正式评阅。刘震表示,阅卷过程实行分级把关,质量受到严密监控,“每道题目都要随机背对背至少经过两名老师双评,评分符合要求后才算完成评卷。如果两名老师的评分在误差范围之外,就必须进入三评。所有进入三评的试卷,每道题目得零分或满分的试卷,都必须由专家组成员百分之百复核。每天专家质量检查组、各阅卷组还要随机进行一定比例的抽查,动态监控阅卷质量。”

在北京大学高考语文阅卷点,最受关注的部分大概就是作文了。北大中文系副主任、高考评卷语文科目负责人漆永祥介绍,在北大共296名阅卷人员中,约三分之二被安排参加作文题阅卷,作文不允许有临时的组内调整。漆永祥说,“知识题如果说哪个组快、哪个组慢,一开始我们估算不到,到后来会临时调一下,个别的组补充一下人员。但是微写作和大作文,不管你是快是慢,不加人。作文临时加人的话,再给他讲题,反复讲讲一天都讲不清楚。就担心质量上会有起伏,所以作文我们从来不加人,就这么多人干到底。”网传零分作文 是线年高考北京卷语文大作文题采用“二选一”的形式,要求考生就陕西非物质文化遗产“老腔”作《“老腔”何以令人震撼》的议论文,或是想象自己与一枚神奇的书签之间的故事,写作记叙文。北京大学中文系副主任、高考评卷语文科目负责人漆永祥透露,目前,满分作文和零分作文都有出现。“从目前阅卷情况来看,满分作文也有,零分卷一个是什么都不写,空白,一个是只写一个题目,题目下面写一两句不着调的,那我们就给他零分。他如果写个题目,下面随便写两句,只要沾点边,我们还给他两三分,他写四五行我们还给他四五分。网上的零分作文那都是高手写的,跟我们的答卷、考场没关系,他要真答成那样,我们就把他录取了。那个零分卷不是从考场里泄露出来的,考场的零分卷就是没答,或者写了一句不沾边的话。”

北京市教育考试院副院长臧铁军表示,根据保密规定,评卷期间,包括作文在内的考生做答情况禁止外传。

目前网上流传的“满分作文”、“零分作文”都是他人的杜撰。 “按照我们保密的规定是不可能传出去的。这些信息要么是假的,如果是真的,就一定有人违反了保密法,刊登这些涉密信息也是违法的。”